当前位置: > 媒体视点 >

小诊所“变脸”研究所之谜

文章来源:哈尔滨皮肤病研究所 发布日期:2015-08-05 21:02 点击次数:( )

在哈尔滨市的许多繁华路段,各种科目的医疗研究所的招牌分外抢眼:从皮肤病研究所到牙病研究所,从肝病研究所到糖尿病研究所,从颈椎病研究所到疑难杂症研究所,林林总总,比比皆是。许多研究所摆出权威的架势,四处刊发广告,宣传自己的药效、疗法。 记者近
  在哈尔滨市的许多繁华路段,各种科目的医疗研究所的招牌分外抢眼:从皮肤病研究所到牙病研究所,从肝病研究所到糖尿病研究所,从颈椎病研究所到疑难杂症研究所,林林总总,比比皆是。许多研究所摆出权威的架势,四处刊发广告,宣传自己的药效、疗法。
  
  记者近日实地采访发现,这些所谓的“研究所”有相当一部分既没有任何研究仪器和设备,也从来没申报过科研成果。他们究竟在“研究”些什么呢?
  
  医疗研究所不搞科研2004年“十一”刚过,哈尔滨市某些街边的电线杆上出现了这样的灯箱广告:“××血液血管病研究所,签约承诺(治疗)尿毒症、肾病综合症、狼疮、肾炎、肾积水、多囊肾。”
  
  一个“血液血管病研究所”能治肾病吗?记者以患者家属的身份进行了暗访。在南岗区清滨路,记者看到了巨大的“××血液血管病研究所”招牌,室内的墙壁门窗还可看到新近油漆粉刷的痕迹,办公桌前端坐着一位年约30岁的男子,旁边摆着一个中药饮片架,但未见悬挂任何证照。
  
  据这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介绍,“签约承诺”就是根据患者的病情,事先约定好经过一定时间的治疗,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。如果达到就算实现了承诺,并不意味着完全治愈。在这里治疗无需住院,只要每10天来就诊一次,取中药服用,并付清每天100元药费就可以了。
  
  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,这位“医生”还拿出一沓化验单,给记者讲解一位患者经过他们的治疗,尿肌酐是如何逐步降低的。记者发现,其中还有一位乙肝患者的化验单。这位“医生”说,尿毒症是血管病,因为“肾小球就是血管”;乙肝是血液病,因为“血液里面有病毒”。
  
  近日,哈尔滨市卫生局执法人员对这家研究所进行了突击检查。结果发现,该研究所原是位于保健路的“南岗区某中医肾病诊所”,它未经卫生行政部门批准便在清滨路另辟新址,属违法行医行为。执法人员告诉记者,“研究所”本身没有资格行医,即使同时有“两块牌子”,也必须以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名称对外营业。
  
  检查中发现,该研究所除了诊室的桌椅和中药饮片架,就只有“主任室”里的一张桌子、一个柜子和两个长椅拼成的床,墙角处堆了一些中药饮片和粉碎好的中药粉末,看不到任何与“研究”相关的仪器设备。该所的“科研人员”只有父子俩,儿子即是记者暗访时见到的那位“医生”。
  
  医疗研究所的身世耐人寻味据了解,按照有关规定,申办医疗卫生科研机构首先应通过卫生行政部门的资格审查,然后报科委进行前置审核,再凭批复到工商部门申领执照。2001年后,研究所被纳入科技类非企业单位管理,通过科委的前置审核后,由民政部门登记发证。如果不领相关证照,仅有科技局的批复同样是非法的。
  
  记者查询发现,在申报成立医疗类研究所的第一道关口,无论是哈尔滨市卫生局,还是哈尔滨市南岗区卫生局,都不知道有“××血液血管病研究所”这样一家研究机构存在。哈尔滨市卫生局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科技局查证时,对方也表示没有这个机构。在最终发证的关口,市、区民政部门也都未查到该研究所的注册登记记录。经执法人员追查,“××血液血管病研究所”最终拿出了一份1998年8月20日由当时的哈尔滨市南岗区科委签发的批件。
  
  据哈尔滨市科技局有关人士介绍,研究所应该配备和研究内容相符的、具备一定专业技术资格的专业人员3到5人,有明确的研究方向和科研课题,有一定的科研资金、必要的科研仪器设备和研究场所。研究所只能从事技术开发、技术转让、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这“四技”活动。即使卫生科研机构同时具备行医资格,在开展医疗活动时也不得以研究所的名义进行宣传。
  
  记者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科技局查询时,工作人员没有找到“××血液血管病研究所”的相关资料。据介绍,自1998年8月成立至今,这个“研究所”没有从事任何与医疗相关的科研活动,更未申报过科研成果,甚至对临床病例都从未进行过统计分析。
  
  医疗研究所何以成灾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发现,很多“研究所”在没有医疗从业许可证的情况下,却挂着牌子进行经营活动,诊所内均设备简陋,有的甚至使用过期药品。
  
  记者在哈尔滨市道里区红霞街某人工种植牙研究所看到,其医用托盘内摆放着满是污迹的各类过期药,满是油渍的厨房改成了消毒间,普通的食用消毒柜改成了医用消毒柜,用于拔牙的口腔镜已经锈迹斑斑。该研究所不能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研究所的相关证明。据了解,该研究所已被取缔过,但仍在非法行医。执法检查人员当场没收了该所的器械和药品,并再次对其进行取缔。在一家名为“北方老年病研究所”的诊所,记者发现,全部“研究人员”只有一位医生,研究范围竟包括十余种疾病。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果戈里大街的一家“美容研究所”,工作人员承认说,他们其实就是美容院,只不过挂了块研究所的牌子罢了。同样是在南岗区果戈里大街,还有一家明明是不孕症诊所,却以“不孕症研究所”的名义承诺治疗不孕症、男女生殖疾病。
  
  记者接连走访了哈尔滨市多家医疗类研究所,得到的总体印象是,它们不过是一些个体诊所而已,都在卖药行医。有一家美容研究所,虽然还挂了个某种寄生虫病诊治中心的名头,竟也治起了难治性哮喘、鼻炎、肾病综合征、肾炎、顽固性腹泻、痔疮等疾病。一些研究所打着“研究”的幌子,做着与科研毫无关系的事儿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  
  据了解,目前哈尔滨市已拥有百家左右私营医疗研究所。其中,不乏通过不断开发医疗新技术,在医疗上有所突破,既给病人带来福音,自身又逐渐发展壮大的医疗机构。但是,医疗研究所的发展也鱼目混杂,良莠不齐。
  
  医疗研究所是指在临床医疗实践的基础上,进行医学研究的机构。哈尔滨市科委有关人士告诉记者,医疗研究所申报审批条件大体有三,即有个体从医资格、有科技人员、有一定的研究方向和任务。医疗研究所的成立需经科委、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后,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登记注册,领取营业执照。
  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由于监督机制尚不完善,而且早期的审批条件较为宽松,使个别滥竽充数者有机可乘。他们打着“研究所”的幌子,专心研究的是卖药挣钱,而如果深究他们一年到头到底研究出了什么科研成果,却会令人大失所望。
  
  小研究所背后有大生意据哈尔滨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挂研究所的大招牌,其实是时下一些小医疗机构招揽生意的一种手法。记者从黑龙江省科技厅政策法规与体制改革处了解到,2000年省卫生厅与省科委曾下发《黑龙江省民办医疗卫生科研机构管理细则》,对医疗研究所进行规范。细则中明确规定,开展与科研相关诊疗活动的研究所需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后方可申报;而且民办个体、私营医疗研究所要有4名以上专职科技人员,其中还应有高级技术职称的主要研究人员。国务院下发的有关文件中规定,民办研究所的名称必须由地域、字号、业务范围及研究所(院)四部分组成。而目前不少研究所的名称不规范,称谓趋大避小,业务多而全,给人的印象是“无所不能”,这是不允许的。
  
  据介绍,目前一些个体诊所挂研究所牌子从事诊疗活动主要有三个原因。首先是利用患者对“科技”的信任。一些诊所申请注册一个科研机构,取一个貌似大单位的名称,如某研究院、某研究中心、某研究所,然后在后面挂上诊所、门诊部的名称,使其看上去像是有一定规模的科研单位开设的,以此招揽患者。其次是1998年至2003年间,该省曾冻结对个体诊所的审批。因此,一些医生或科研人员为了继续从事医疗活动,便申请办起了医疗研究所。另外,申办研究所的手续要比申请个体诊所的手续简单。因此,个别人便以办研究所的名义开个体诊所。2001年该省科委曾对医疗研究所进行了年检,取缔了相当一部分违规的研究所,但一些研究所查封了没多久就又开张了,对此科委似乎也无能为力。
  
  哈尔滨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一位负责人表示,无论是卫生局还是科技局的前置审核都只是一个资质认定,不能确定研究所的法律地位,必须取得合法证照才能开业。考虑到历史遗留问题,目前的研究所即使没有经过民政部门登记发证,只要有工商执照也是合法的。但是,如果证、照都没有则属非法机构,该局将对这些冒牌研究所进行查处、清理。
詹步进 主任医师

詹步进 主任医师

· 詹步进主任专注于皮肤病防治工作三十余年,对于各...[详细]

向专家咨询
谢锐 主任医师

谢锐 主任医师

·谢锐在国内外权威专业杂志和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...[详细]

向专家咨询
王培轩

王培轩

·擅长运用“多维白癜风康复工程”诊疗体系对白癜风进...[详细]

向专家咨询
闵东河 主任医师

闵东河 主任医师

·闵东河 主任医师 【求医之路】不惧艰辛,毅然从医 ...[详细]

向专家咨询